抱歉,这次房价不能降!

作者:admin   时间:2019-05-15 17:11

  今天,忽然被人问了一个特有意思的问题:房价这么高,与刚需有没有关系?老实讲,我之前从来没有将高房价与刚需联想到一起,但静坐之时细细一琢磨,顿时觉得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
  别急,论点论证之前,先给大家讲两个故事。

  1

  荷兰郁金香高价惊人

  1635年,一种叫Childer的郁金香品种单株卖到了1615florins,florins是荷兰的货币,

  这1615是个什么概念?嗯,在当时17世纪的早期荷兰之中可以买3辆马车,或者10000磅的奶酪。

  可是,即便如此,荷兰郁金香的价格还是疯狂的上涨。

  到了第二年,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以4600弗罗林的价格售出。

  除此以外,购买者还需要额外支付一辆崭新的马车、两匹灰马和一套完整的马具。

  即便如此,当时的荷兰人看着这样夸张的涨幅,和人们对郁金香的狂热,全民疯狂购买,只要有能力,即便倾家荡产甚至举债买入。

  直到两年后,有人突然发表了一篇文章,抨击了这种繁荣带来的恐惧,并泣血质问郁金香价格贵如此离谱的价值在何处?

  此刻,人们才如遭雷劈的猛然醒来。

  于是,一周之内整个郁金香市场下跌了90%,跟风这种事儿是不分地域国界的,荷兰也是,有人卖空郁金香,其余人便会耿聪,很快,卖出的狂热将与此前购买的狂热不相上下。

  于是,价格崩溃了,成千上万的人,在这个万劫不复的大崩溃中倾家荡产。

  对了,有本书叫做《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》,专门描写历史上被炒得发狂了东西和当时的情景,特有趣,有猎奇口味的读者们可以读一读。

  2

  荒唐的呼吸税

  这里是江海市,我现在的身份,是一名江海市的普通打工者。

  这一日,我忽然收到了市政F的短信通知,内容如下:

  各位江海市民,您好,我市近日第二十五次大会顺利闭幕,此次会议上,代表们一致表决通过了一项决定。

  即日起,我市将对20岁以上,非本地出生的市民征收呼吸税,该税为一次性征收,每位市民只需缴纳一次,即可终生呼吸本市的空气,呼吸税暂定为每人十元,本市税务局,将开通呼吸税专用缴纳窗口,由于人力所限,每日只能办理一百人次业务。请各位市民合理规划自己的时间,在工作之余,抽出一日排队缴税。

  “市政F穷疯了。”

  我向那栋办公大楼比了个中指,是的,我鄙夷不已,哈哈哈,呼吸税是什么鬼,傻子才会去交呢。

  第二天,我打开手机的时候,忽然发现无论是朋友圈和微信群,还是各大论坛,都已经爆了。

  无它,市政已经将呼吸税从10块提高到了100块,一日时间,竟然翻了十倍,大家自然热议起来。

  “反正,这狗屁税老子绝对不会交的!”我还是这样想。

  更何况又没有任何强制措施,只要老子铁了心不交,大佬们还能杀了我不成?不交,绝对不交,哪怕是涨到一千都不会交!

  第三天,我路过税务局,一眼看见前面排起了两条长长的队伍,我看了看,这两队伍,一条排成了S形,一条排成了B形。

  从排队人口中知道,原来,这些人全都是交呼吸税来着,原来,真的涨到一千了。

  因为市政F之前就明确告诉大家了,缴税窗口一天只能办理一百笔业务,所以要提前三天排队才能等到。

  这个时候,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不安,原本坚定的心,像一湖平静的水被投进了一枚石子,涟漪泛泛。

  事情已经愈演愈烈了,第四天的时候,市政F宣布将呼吸税提到了五千元。

  因为这价格实在是高了,已经是我们这些打工者半年的收入了,大家开始在群里各种花样骂政F强盗不要脸,而且,之前井水不犯河水的缴税派和坚决不交派,也开始激烈的掐起了架。

  第五天,呼吸税直接涨到了两万元。

  而且很多人收到了风声,说再不交的话,呼吸税可能要涨到四万。

  我慌了,二话不说,拿着存了将近两年的银子,去税务局排队去了,这一天,纳税窗口从两个增加到了六个,而排队人群从窗口排到了街角。

  天已经黑了,我看着手中那张新鲜出炉的呼吸症,感觉有块巨石,沉甸甸的压在心口。